万和城登录:艾国祥:18年前中国就推星链 现在要防外链入侵

万和城登录-

  通讯竞赛从陆地延伸到太空,卫星互联网正在改写旧有通讯模式。

  5月17日是第51个世界电信日,国际信息联盟(ITU)确定今年的主题为“联通目标2030:利用ICT(信息与通信技术)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实现”。“2020 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活动于今日举办,其中“5G应用与产业可持续发展论坛”由中国发展网中国产业发展研究院承办,艾国祥院士等专家将在会上做主旨演讲。

  5月12日,澎湃新闻就卫星互联网的一些热点问题,连线采访艾国祥院士。艾国祥院士曾出任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台长,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部主任等职,于1987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5G与卫星互联网是什么关系,卫星互联网会不会让5G过时?

  艾国祥:

  卫星通信是通信网络的制高点,5G通信是大容量、高网速、低时延和高性价比的移动公网最新通信技术成就,卫星互连网把卫星通信和5G等最新技术结合起来,它是能扩大通信功能和范围的最新互联网技术。两者的紧密融合是当前互联互通网最前沿最有活力的发展方向。

  卫星互联网有什么样的发展前景?

  艾国祥:

  卫星互联网是集卫星通信网和5G等公网各自优势技术于一体的新一代互通互联网络,不但具有强大的功能和性能,而且也具备优良的性价比。过去通信卫星研制费用太贵,现在技术进步了,制作卫星像下饺子一样,一研发就是一群卫星。卫星发射也便宜了,一个大火箭上去,可以同时发射几十个几百颗卫星。卫星通讯应用不普遍,不是卫星通信本身质量不好,而是卫星通信费用太贵。

  过去我们在飞机,海上等场景下通讯都很难,价格十分昂贵。宇宙深空通信就更加困难,我们为宇宙通讯花了很多钱,收效甚微。所以各部门都要朝着同一个战略方向去思考,要大处着眼,再寻求合适的方法,通过需求牵引,大规模超越发展卫星互联网。发展卫星互联网是为两个发展(国民经济发展、国家安全发展)和两个安全(社会应急安全、国防安全)服务。我们已经为这些服务开展了好多次测试。

  卫星互联网军用之外,在民用市场,能否中外共用一个卫星互联网,譬如让马斯克的星链(马斯克的Starlink目前计划发射约4万颗低轨道卫星,完成后预期将为全球数十亿卫星互联网用户提供类似地面光纤上宽带网速)进入中国民用市场?

  艾国祥:

  中外共用一个卫星互联网不是一个技术问题。通讯从诞生以来,安全都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你一用手机它就能像幽灵一样一直盯住你。民用卫星通信领域,外企进不进来的问题,是与国家和社会经济安全紧密相关的一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应该在国家有关管理部门的管理下,科学、有序、区别处理。

  仅仅从技术上讲,马斯克的星链不经中国允许,能否直接为中国通讯市场提供服务?

  艾国祥:

  有这种可能,但是能不能落地?比如国外的新闻网,有能不能落地的问题,也需要国家决策的问题。我们不让它进来,它就进不来。卫星信号需要地面站,这种传输先要有一个大的系统放在卫星上,还需要很大的地面站,需要强大的天线这些才能接收信号。我从A地发出信息给卫星,B地用地面站接收卫星信号。地面站有多大?我们在天津建了一个70米口径的探测火星的卫星地面站,贵州的天眼就更大。一般老百姓只有通过地面站才能联系上卫星网络,地面站我们控制得了。不过,某种条件下,手机用户也可以直通卫星。但是,手机通道我们可以管控,不允许开通,我们有办法不让它进来。安全与技术便利从来就是一对矛盾,要政府去平衡对待。

  我国的星链发展现状如何?

  艾国祥:

  中国现在有两家企业在做这个项目。可是我18年前就提出这个项目了,一直在逐步推进。一般我们开发前沿技术有个特点,外国人推出的新概念,有了产品,我们接受较快,可以去跟随发展。但对于我们自己的原创技术,过程就比较复杂。这涉及超越式发展的问题。我们的创新理念除了跟踪驱动发展,还要有创新驱动发展。当然了,我们现在做卫星互联网这个项目,既有跟踪,又有我们长期以来的创新驱动发展,是一个结合体,可以做好,有可能总体上实现超越发展。

  发展星链需要什么样体量的资金投入,其生命周期有多长,会不会像2G、3G、4G那样快速迭代,需要不断重建?

  艾国祥:

  这是两个不相关的问题,2G、3G、4G、5G是移动公网技术,卫星互联网是一种新的网络互联方式。任何通信互联方式都可能包含NG(无线接入网和 5G 核心网之间的连接)技术性能的发展,都可以不断升级。互联网卫星打上去就会一直有用,可以不断技术升级。早期卫星功能主要是广播通讯,现在有电视通讯,还有卫星互联网,技术发展不断与时俱进。资金的体量认识上,管理部门和行业技术有关公司的回答更准确清晰,我只能讲按比例我可以省多少钱。

  天上容不下那么多卫星,就像北京城里容不下那么多汽车一样,有争夺太空资源的问题。美国发了那么多,我们就进不去了,他们也怕我们去抢资源。现在太空飞行器那么多,一颗卫星炸裂后就是几万块碎片,随便一块碎片撞击卫星很可能导致严重危害甚至毁坏,产生更多碎片。我们提出“三网合一”(一颗卫星集通信、导航、遥感三种功能)系统可以大大整合利用资源,长治久安地发展空间科技。

  轨道资源有限,中国低轨通讯卫星数量很稀少,如何获得更多轨道资源?

  艾国祥:

  从综合利益来看,一轨多用,更现实一些,这是“三网合一”的空间发展战略。18年前我提出了方案,16年前在中长期规划打擂台(技术评比)时,“三网合一”得了战略高技术第一名。现在还需要国家加大投资赶紧追,要搞有超越性的东西。创新驱动发展有阻力,我们需要不断克服阻力创新跨越发展。这个项目我搞18年了。虽然18年过去了,但是我们毫不气馁,仍将坚持不懈地努力,为国家和民族夺取创新发展的新胜利。

  如果像马斯克一样,有很多的民间资本支持您的项目,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吗?

  艾国祥:

  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民间资本有个特点,只要能挣钱就行。马云当初不也是穷光蛋?因为觉得他能挣钱,就有人去投资。所以我们需要有民间资本来支持项目的整体经营,要把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结合起来,形成合力,才能更好地持续推动我国科技创新事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和城_万和城登录_万和城注册_万和城平台-首页 » 万和城登录:艾国祥:18年前中国就推星链 现在要防外链入侵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